峰在吼马在叫

巴黎的告白小剧场

(巴黎晚宴前)

M:“去晚宴?我说LYF,我用什么身份去啊?~”

L:“管那么多?要你去就去”

M:“不是,我说你冷静点。你干嘛一定要拉我去这个啊?”

L:“……好久没一起吃饭了啊……”

M:“……好吧。服了你了。品牌那边没问题?”

L:“他们说了没事,可自带友人。”

M:“行,你等会。我先去换衣服。”

L:“快点快点,我先下去等你啦昂~”

(巴黎晚宴后)

M:“呀呀呀~~~巴黎的天空啊~~都是爱~~~我家的峰哥啊~~那么帅~~~~~”

L:“喂喂!你喝醉了!别大声叫!嘘!”

M:“嘻嘻嘻~~就爱叫~我还爱亲呢!M~~UA~”

L:“(撑住脸)MTY!你色胆包天啊!”

M:“就对你色胆包天怎么地啦?~”

L:“完了,以后找不着老婆了。”

M:“…………”

L:“~怎么不嚷嚷了。”

M:“不想嚷啦!我们家峰哥魅力那么大,刚宴会里那么多小姑娘看着你呢。桃花儿运好着呢。”

L:“嘿嘿~”

M:“我回房间了,不用你送了。(扭头转身)”

L:“(拉回来,并揽着进自己房间中)生气啦?”

M:“没有”

L:“你肯定生气了。”

M:“说没有就没有。”

L:“矫情的小巨蟹”

M:“滚”

L:“哼哼~ (拉回来搂住)就是生气了。别不认。我说,你这边不松口,那边又吃醋,我好难做啊”

M:“(拍一下背)少来。你想找女生我可不拦着你!”

L:““……你就不能服一次软嘛。”

M:“……唉”

L:“怎么了?”

M:“F哥,你说,我们这样到底算什么?”

L:“……”

M:“我们算什么呢?”

L:“你希望我来给出答案么?”

M:“……我不知道。。”

L“还是你怕知道?”

M:“……好吧,我怕。”

L:“TY,你在怕什么?”

M:“……”

L:“其实,我也在怕,但是,没有你我更怕。”

M:“(推开肩膀看着他)”

L:“但是,TY,我们总要面对这个问题的。”

M:“……”

L:“我是想说,我们给彼此一个机会好么?今天晚上也就是一个晚宴。能不能就当我们要正式开始的一个信号。一个月?两个月?我们试试。到时不行,我们再说好么?”

M:“…我…”

L:“TY,明天我们就又要回国了,不知道又要多久才有这种面对面说说话的时候了。我们给对方吃一颗定心丸好么?娱乐圈那么大那么多人,我怕找不到你”

M:“LYF,你今天一定也要一个我的答案吗?”

L:“对。”

M:“……FF,我知道娱乐圈语言能杀人。

L:“…TY…(搂得更紧)”

M:“(和缓地拍下背)没事,FF,我是想说,这种语言我经历过。我不想你再经历一次。你为了今天积蓄了七年,中间你多痛苦我知道。现在不要自己作自己好么?”

L:“(推开并握住肩膀面对面)不好。那七年你在我身边,我习惯了。让我再不习惯一次才痛苦”

M:“你这不是爱,只是习惯”

L:“但是你也说了,爱不就是俩人搭伙过日子么?我得我俩挺好”

M:“……”

L:“别急着否定。你不是也一样么?不然那条裤子是怎么回事?一起吃饭是怎么回事?擦衣服血迹擦得那么顺手是怎么回事?今天这行程怎么回事?剧组里叫我起床是怎么回事?衣食住行四项我们都完成了”

M:“……”

L:“(突然一下子猫弧笑)给我们一次机会呗,天宇哥”

M:“……别不正经”

L:“正经起来你逃,不正经你又不走心,我怎么做你才满意?”

M:“…FF…”

L:“我就认定你了。反正你今天要逃避无所谓,我会追到我想要的结果的。”

M:“FF……对不起,我还是……”

L:“没事,我就是这么作,看我们谁作得赢谁……(突然使力壁咚在墙上)”

M:“!!”

L:“刚刚偷我一个吻,现在你还我。”

M:“喂!刚刚我醉了!”

L:“醉的人只会说自己没醉”

M:“唔!!”

L:“TY……(喘气)……答应我好么?”

M:“哪有……(喘气)……哪有你这样追答案的啊?”

L:“TY,答应我,给我们双方一次机会,你看,我们都吻了,你,也没那么抗拒,这天,也没塌”

M:“……噗哧~哈哈哈哈,对,你说的也对。”

L:“?!”

M:“水来土掩,看来我这只水相的巨蟹永远要输给你这只土相的金牛了(回搂,再吻)”

“(嘀嘀嘀)”

M:“诶?我电话?”

L:“啊?”

M:“喂?”

Y:“喂。我YH,我说MTY,你和LYF干嘛呢?”

M:“什么鬼?”

Y:“你助理说刚去你房间找你确认明天的衣服没找着,找LYF助理敲门也没反应。怕打电话被你们骂,找我来挡枪”

M:“没。。没事”

Y:“LYF在你旁边吧?我说你俩又没在剧组,悠着点儿哈!”

M:“我谢谢你嘞!”

Y:“还急啦?见色忘友!”

L:“(抢过电话)YH哥我们错了太晚了你也早点休息祝你晚安再见(按掉电话)”

M:“噗哈哈哈哈!”

L:“傻乐吧你。”

M:“哈哈哈,我打个电话给我助理?”

L:“随你。”

M:“说好啊,明天我要穿低领衣!”

L:“我家媳妇真敬业~~”“

M:“谁你家媳妇啊?!滚开。”

L:“是~我们是该滚上床滚”

M:“流氓!”

L:“辱骂夫君,该罚!上吻刑。”

M:“唔唔!……(喘气)李易峰,你够了哈!”

L:“是~~”

(某人被镇压在床上,后文拉灯)


夜上海(第二夜 峰视角)


“哇噻,你从哪弄来这么多小龙虾?”

“这一份是隔壁夜宵摊子买的,这一份是昨天淘宝定的,看看哪份比较好吃。”

“唉哟喂,你真是够了,作不作啊,就一份夜宵还货比三家呢。”

“这是我们前年在剧组留下的优良传统,伙食水准不能随意下调。不过,反正某人也没在意吧?”

“我错了峰哥,我好感动的!”

“知错了?”

“Sorry~”

“乖。”

“你要疯~(一个白眼后扭头开吃)”

“美女你慢点吃。”

“你已疯!”

 

………………

又是熟悉的吵吵闹闹。可是说着熟悉,却也是一两个月前的事了,这人曾给定义的俩人“聚少离多”,现在倒越来越接近事实了,想想真是说不出来的心酸。不过,这次这人居然愿意提前结束休假来上海,这让李易峰不禁有股得瑟又开心的感觉。

曾经有星座书说巨蟹座都有个坚硬的外壳与粗大的钳子,但只要有耐心打开它们,会发现里面鲜嫩美味的内在。当李易峰开始看到这种说法并拿之与马天宇对照的时候,他是嗤之以鼻的——这人大大咧咧的外在,怎么看都没有那么拒人以千里之外,至于内在,这个二货能有啥内在啊?但是,接触的久了,李易峰渐渐地觉得那段说法有了那么点道理,而他现在似乎也多少打开了这只典型性巨蟹男,发现了他内里的好,这种认知让李易峰想不开心都难。

最开始的时候,李易峰对马天宇是有些好奇的。作为反煽情联盟的人,他是看不惯这种在节目上哭得梨花带雨的人的,更何况还是男生,但是就在这人要淘汰的时候,却一滴眼泪都没掉,就这么笑着离开了舞台,这不禁让李易峰觉得有点错愕——爱哭鬼的形象居然没有维持?!而得知他和自己一样属于某台的叛逆分子的时候,他再次惊讶了。没想到看着最软的人,做了件那么硬的事,所以,他好奇,好奇这样一个让他觉得矛盾的人的真面目。

也许是天意吧,李易峰赛后居然与马天宇签进了同一家唱片公司,这让李易峰有了解答自己最初好奇的机会。那时,马天宇已经历了一场网络风暴,李易峰以为自己碰到的会是一个只剩表面开朗,而私底下却沉默阴郁的人。不过,李易峰又错了。不管他在什么场合碰到对方,对方似乎都是开开心心的样子,而见到了他的笑容,李易峰自己不知怎的也觉得很高兴,于是一回生二回熟的,两个人一下子成了会出去一起吃饭的饭友。直到李易峰在2008年的某天看到了某个电视节目。

那天看过那个节目后,李易峰沉默了。他想了很多,起初他惊讶于马天宇的过去,接着,他又愤怒于他受到的不公,最终,结束在了他的一句话上,“也许我应付我爷爷应付惯了。”李易峰在想,原来一个人的“应付”都如此具有欺骗性,那么,他“不应付”的真实状态会是什么样的?“波涛汹涌”么?还是“死气沉沉”?当然,李易峰不会为了得到这个真相傻傻地冲到马天宇面前,怒斥他不与自己交心。对于当时他们俩关系的密切程度,他很有自知之明。于是,李易峰采取了徐徐图之的策略,先慢慢观察马天宇,再慢慢靠近他。

于是,他发现了这人热爱旅游,发现了这人对周围人的细心,发现了这个人对待工作的敬业与包容,也发现了这人欢脱表面下隐藏的认真和坚韧。他认识到了另外一种男人的强大,这种强大叫豁达。

李易峰自己的处世之道是“拽而有礼,拽而不狂”,“拽”是自己的自尊与原则,“有礼”与“不狂”则是自己对待他人的方式,他有自己的傲气,不过,他会把这种傲气收敛成对自身的要求与约束,而不会放任它伤人。他本以为自己这样,已经算是既有态度,又有风度的一个处世方法了。没想到马天宇给了他另一个答案。

所谓豁达,其实里面既有豁然,又有达观。豁然,指的也许是对事物的包容与温厚,而达观则是对事理的通晓与洞明。马天宇将事物分为个人与社会两部分,分而处之。面对社会的部分,如工作、同事、粉丝,他宽容、温柔。而面对个人的部分,会发现他有清晰的世界观,人生观与价值观,还有明确的情感诉求和其载体,例如旅行,例如挚友。不是心大,不是傻,而是拥有了一个无比丰厚的精神世界与追求,才让他对于外物的追求如此淡然。李易峰在想,一个人得多么强大,才能包容外物,又明晰内心,并依分别对待自身经历的人事物?这个问题的答案,让李易峰对马天宇再次改观了,他此时真心地觉得他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

于是,渐渐地,他愿意开始和马天宇“走心”起来,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只是“走饭”。他开始和马天宇交流工作上的烦恼,交换对周围人与事的看法,他渐渐更深入地了解这个男人,所以,在后来,两人一起拍戏,并要在采访中提及对方时,他的角度会与别人不同,他明白他对外在的淡然,所以也不会过多提及他优秀的外表,他了解他的温柔来自宽容,所以也不会依此来特别说他与异性同事间的关系,反而希望他人能认真听他那听起来似乎有些难懂的解释。当然,更多的,是他不愿意在宣传期过后过多地提及他的名字,因为他明白,马天宇“公私分明”。

在一年前,李易峰还心酸于马天宇没发现自己对他走心的示好,可当后来马天宇也会为他冲动,为他秒删时,他猜测,自己大概也走进这只大螃蟹的内心了吧?于是,在巴黎他们聚了一次,之后,他又收到了马天宇的那些花篮。看着花篮上马天宇写的“许诺”,李易峰表面上憋得住,心里可乐开了花。被马天宇圈进个人领域的人,得到的可就不只是礼节上的往来了,细腻得直击心底的祝福,让李易峰开心得要命,他知道了马天宇发现了他的紧张,也知道了马天宇明白了他的骄傲,所以,他用自己付出汗水的角色的名字,来安抚自己紧张的心情。谁说洞明世事之后的人会冷漠?这种细微观察分析后的温柔一击,威力简直不要太大。

小龙虾吃得七七八八了,看着对方靠在沙发上休息的样子,不禁又上去戳上了那张嫩脸,

“对于金牛座来说,一起吃饭就是最大的认可,明白么?”

“是,wuli峰峰~谢谢你咯~”

 

纯属虚构,不要上升发散哦。

 

作者的话:

我的理解中,峰哥是聪明正直的入世者,天宇是淡然随性的出世人,没有高低,只有不同。这种不同,让两人互相吸引,互相影响,成为了对方眼中有魅力的人。所以,他们俩能在横店那么大热的天里,还天天待在一块,祝他俩友谊长存。


夜上海(第一夜,宇视角)

第一夜

深深地许诺:“(喵喵)(doge)(喵喵)”

马尔泰弱智:“干嘛啊?”

深深地许诺:“你居然还没睡?”

马尔泰弱智:“是啊,所以李家大哥是来催我早点睡觉的吗?(笑cry)”

深深地许诺:“没。。”

深深地许诺:“(聚少离多图)”

马尔泰弱智:“哎呀,我真美!(含羞)”

深深地许诺:“………………”

马尔泰弱智:“嘿嘿嘿,啥事啊?想哥啦?要我去上海看你?”

深深地许诺:“没事。不想。不用。”

马尔泰弱智:“唉哟喂,这傲娇的。”

深深地许诺:“和你学的。”

马尔泰弱智:“(东京至上海的机票图)”

深深地许诺:“宝宝乖。”

马尔泰弱智:“没办法,我们家疯哥比较作。”

深深地许诺:“马天宇!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怒骂)”

马尔泰弱智:“好怕怕哦!”

…………

 

以上就是马天宇居然破天荒地提早了近3天结束旅行并到达上海的前因,至于后果,马天宇笑笑,他不知道。

其实李易峰这个人,让马天宇产生了无数次“他不知道”的想法。他不知道该如何定义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不知道洁癖的自己为何在40度的片场和另一个满身大汗的大汉粘在一块;他也不知道从何时起,看到秀恩爱的微博话题时自己第一个想到的是他,而真发了后,又为何一阵心虚,然后秒删了那条微博。

不过,幸好,马天宇是个随缘的人,这种未知并未让他感到无所适从进而产生逃避的心理。反而他心里想着,这也许就是一种新的缘份,特殊却也令人莫名地安心。所以,他放纵自己在他面前“软萌”得不像话,虽然,那人年龄比他小,还喜欢作,而他也愿意依靠又包容着他。

最开始的时候,马天宇只是觉得这个后辈只是一个特殊的同事,和自己相似的经历,却又是完全不同的性格与处事方法。有时候,马天宇会想,如果平行世界真的存在,那么,他会不会就是平行世界里自己会走的另一条路?当然,他们不至于相似到这种程度,但是这也算是一种冥冥之中注定的联系,马天宇对这种联系是淡定地承认的心态。所以,套用句玛丽苏文中常用的句子——“很好。男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这也许也是对于马天宇来说,李易峰是特殊的的根本原因——因为这个关系的开始就是如此特别。

性格过度相似的两个人很可能处得并不太好,而经历相似,性格不同的两个人却很有可能建立很好的关系。因为,每种性格指引下的行为方式都有其合理性。经历的相似,则让拥有相似经历却又性格各异的他们交流起来的时候,总会大有收获。毕竟心智成熟的过程中, 必然会有思想的碰撞。所以,在特殊的开始后,马天宇与李易峰的关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

拉近的主要动力,在马天宇看来是因为李易峰特有的魅力。

马天宇自嘲自己是个没有追求的人。虽说这说法有为了节目效果的成份在,但是,在内里,马天宇也承认自己是个典型的巨蟹座,个人与家庭的圆满是他的本质追求,事业是达到这个追求的手段而已。所以,当他看到李易峰这种在事业上花很多心思并为之烦恼万分的人的时候,他是有些不理解的。因为他觉得,作为同被某台黑手过的小伙伴,也以业内人士的角度见证过娱乐圈内起落的情况下,为何他还是那么的“不妥协”?

久而久之,这种“不理解”变成了一种好奇,马天宇好奇这个和自己有相似经历的人会如何走出另一条路。接着,他发现了李易峰的魅力。李易峰本身是有股傲气的,但是,这股傲气并没有让他变成一个刺猬,在社会的大环境下炸刺儿,同时也伤害自己。它反而变成了他内心的一种深沉的力量,坚定不移,正如李易峰自己说的“不与这个世界握手言和,却也找到相安无事的平衡点”。非常有赤子之心的热烈,也不缺成人思考的冷静。马天宇觉得,这样的李易峰,真棒!

于是,马天宇觉得,这样的人值得自己去保护。所以他明会在采访的时候细数李易峰为角色的付出,因为他知道李易峰的骄傲。而在宣传期过后,他又把这个名字藏起来不说,因为,他知道媒体的力量。他怕自己的玩笑被转变为对李易峰的伤害。更因为,他已经渐渐地把李易峰放在了一个独特的圈子里,在这个圈子里,他想让他对李易峰的支持变得纯粹真实,不受工作与利益的沾染。

所以,马天宇为李易峰空出了私人时间,提前结束假期,到上海来看他。如果要问他是否遗憾假期的过早结束,马天宇也许会笑着说“当然遗憾”,但是如果接着问他“那你为何还要这么早来看他“,他估计还是会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道“因为,峰峰没让我遗憾过啊”。看似不正经的回答,也许反应的是马天宇对李易峰真实的态度。

目的地到了,马天宇按了门铃,在门开的一刹那,他看到对方一下子笑开了的脸,于是他笑着扑上去给了个大大拥抱,两道声线不同却同样好听的声音发了出来:“想死你啦”。

——————————————————
本文纯属虚构,不要发散哦!

巴黎那晚

巴黎那晚

“你看,这里就是XX区的XX街。”

“嗯?有什么特别的?”

“上次我在这照的相啊,你不是还点赞了么?你不是说只能点个赞当自己来过?今天来了吧?”

“哦,也就那样了。”

“切,峰哥你就要我们哈着你吧。”

“(搂脖子)对我什么态度啊?”

“唉哟,峰哥我错啦,sorry~”

“哼哼~~”

………………

“………谢谢你啦。”

“是啦”